八尺男儿

雷总:小样:)

有句话憋了很久,因为比较害羞,没敢说。但是今天!是个好日子!我终于!敢交粮了!(虽然还是又渣又ooc)

在我印象里

我见过的任何cp的同人图,攻受分明。

只有安雷,各位太太画的写的雷总真的A到爆啊,一点也没有娘化弱化的样!我吹爆!!!

AC米兰,时尚总监设计,2018年冬季最潮款,冬日的男孩男孩

让冬天不再寒冷!

买爆!

妈耶!

力元君在我眼里越来越好看怎么破!

成为颜粉了我!

我jio得力元君其实很乖很腼腆的一只。。。

阳光大boy一只。。。

疯狂表白

【叶黄】笑

叶修叼着烟,眼神肆意的打量不远处的黄少天。

此时的黄少天,面着酒店背着马路。天昏昏暗,川流不息的车打出光来,勾着黄少天毫无笑意的脸眼,颓废的像一个一个老婆跑了、女儿早恋、上司责骂的失败者。

很少有人能够看到这样的黄少天,褪去了往日的嬉闹,像一个真正的为世间烦恼而活着的人,透露出生活地厚重感来。倒是让叶修暗暗吃了一惊。这种惊讶感就像你突然发现一个不务正业的小伙子其实是个人生导师那种震惊。

他们现在的身份是为了不少人争光的世界冠军,接风洗尘定是要有的,叶修喝不得酒,推不过了就俏咪咪地用颜色相仿的果汁换了酒水,谁便扯了个借口出了酒店透透气。

黄少天就在马路伢子边上的长板凳上坐着,抿着嘴巴,背弯着,头勾下去,直勾勾地盯着地面,就差没烟了。叶修看着突然就犯了烟瘾,从兜里摸出烟来,点火叼上颇是行云流水。

叶修没有刻意的放缓步子,大剌剌的走向黄少天。

“哟,黄少玩深沉呢?”

黄少天没理他,像灵魂飘荡远方一样。叶修坐在他边上也没能惊起一个回头,叶修转了头去看他才发现人家戴着耳机听歌呢。

顺势扯掉黄少天一只耳机线才引得他回头看了叶修一眼,连个标点符号都没从嘴里溜出来,眼神也无神得很,傻楞着瞅着叶修把耳机戴上。这幅样儿充满迷茫充满呆愣,一点也不黄少天。叶修笑了两声,感情他刚还被这个深沉的小剑圣感动了,谁知道这小剑圣是在发呆。

狠狠吸了两口烟。叶修把一只耳机戴上,因为耳机线较短,叶修把头稍稍靠近发愣的笨蛋。耳机里播放着一首非常典型的民谣,含糊不清得无病呻吟,感慨着求而不得的姑娘和看不清楚方向的远方。

“想不到黄少好这口。”叶修嗤笑一声,手伸过去揽住黄少天:“说说呗,是游戏不好玩了还是饭不好吃了,少天大大居然会听这种歌?莫非有喜欢的人了?”

黄少天点点头

叶修原以为黄少天会炸下毛或者压根不理他,没想到他居然点了点头,心口像堵了一颗土豆,压的喘不过气。叶修把手从肩上挪开去薅黄少天头毛:“咱们刚拿冠军回来就玩这么刺激?”

“谁啊?”

“不能说。”黄少天低着头。

叶修快气笑了,大力薅着黄少天头毛:”嘿,连我都不能说,那家的那么厉害啊。”

黄少天和之前一样直勾地盯这地面,但是嘴巴一闭一合的,又开了话匣“说了他会讨厌我的,我不想让他讨厌。但是非常厉害!他可好了,像是百毒不侵一样!我特别喜欢他。”

黄少天说了很多很多,叶修听不清了,满眼只剩下黄少天谈及那人翘起来的嘴角和在黄少天脸上转瞬即逝又再一次汹涌铺来的车光,刚才的深沉像错觉一样。

这不是能笑吗?叶修想。

黄少天从来都是用露出的虎牙、用弯起的眼角、用自己的方式对待世界,对待叶修。

因为他喜欢世界,舍不得世界上有颓败的黄少天存在。因为他喜欢叶修,舍不得叶修面前没有明亮的笑。





“比我还好吗?”

“没你好。”

“那就成。”

米耀小段子

王耀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的时候是在一年级六一儿童节的时候。

天/朝的学校在六一儿童节会举行游行,除五六年纪之外的每个班都会穿不同的衣服不同的捧花和不同的发型向拍照的叔叔阿姨们挥挥可爱的小手,露出甜美的笑容,甚至一些简单的手头动作——尽管小王耀的极力抗议。

游行队伍仅限制在学校周围,一般来说十分钟就走完了全程,但是小王耀宁愿跑着回去好早点结束,他实在受不了班服上面嫣红色的蝴蝶结和王母一时兴起编的小辫子了,你说说,男孩子带蝴蝶结扎小麻花算什么回事吗!他憋屈地连格外明媚的阳光都那么讨人厌,他不止一次的想在厕所、扫帚间、教室里私图扯掉这些粉/嫩的小东西,不一不例外地被老师发现了,还被训了一顿

王耀始终逃不过游行

他躲在队伍最中间,隔着众多的蝴蝶结们,他也无疑是最可爱显眼的那个,别的小朋友笑的阳光明媚,他不仅没笑,而且难受、尴尬、羞涩、恼怒和委屈让他简直要哭出来了,鼻尖揉搓地红红的,乌溜溜的眼睛染上细细的雾/水,泫然欲泣的小模样实在招人稀罕。

也恰巧,金发碧眼的阿尔弗雷就从没见识过天朝的六一游行,他一眼就注意到了最中间藏的严严实实的王耀,头一热猛的德挣脱开父母的牵制,哒哒哒就凑到队伍里‘吧唧’撞一口,真的是撞,用力过大磕的小王耀牙/根一阵一阵的疼,各种情绪相互交杂混合加上一小点碎碎的火药,王耀脑袋瓜子炸得一片狼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久不停息

鬼知道阿尔弗雷德为什么不在美//国好好呆着会到中//国来探亲,鬼知道阿尔弗雷德是自己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鬼知道自己母上就是他要探的亲,不仅戴了自己所唾弃的大蝴蝶结,还被粗鲁的什么鬼亲得哭了出来,这算什么回事吗!鬼知道啊——王耀越想越委屈,嘴一歪,在家里沙发上对着咬着苹果的阿尔弗雷德又哭了出来

阿尔弗雷德干巴巴嚼着苹果,默默忍受着自家母亲表面上的责骂和暗暗竖起的大拇指,呆呆傻傻地望着王耀整张小脸被泪水糊成一片,呆毛都耷拉下去一截

最后王耀哭得累了被王母抱回了房间,王母轻轻关上了门后衣角被拽住了。
阿尔弗雷德憋红了脸,道:“小耀...小耀是不是不喜欢我...”
“怎么会呢,小耀是害羞了,其实小耀可喜欢你了。”王母笑了笑,蹲下身来抚阿尔弗金色毛发,“刚刚小耀在梦里还叫你名字呢。”
阿尔弗雷德满心欢喜,用手绞着自己衣角:“我能去看看吗?我会很小心的。”
王母笑了笑:“去吧,要小心哦”
阿尔弗雷德就吧嗒吧嗒的跑进了房间

晕黄的壁灯投下并不明亮的光,明烛剪影暖光满堂,芙蓉帐暖也不过如此罢,阿尔弗雷德小屁孩一个哪会想这些,一心全在王耀身上了,王耀小小年纪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讨喜的很,阿尔弗雷德委实委屈,明明是他先勾//引的他,阿尔弗雷德还记得,白天的时候,王耀就像天生能驾驭红一样,嫣红的捧花给王耀染上了其他的味道,和现在是白月光似的小东西完全不一样。

鬼使神差的,阿尔弗雷德擦了擦嘴巴,又往小王耀的嘴巴上凑过去

暖暖的,带点苹果的香和今天阳光的干燥气息

王耀迷迷糊糊的想

让我堕落一会吧,掺杂一些带有蛆卵的尸体,再去迎接明日金銮色的太阳

【朝耀】炮灰的自述

*大概是糖?
*不治愈不自愈不至郁
*文笔不喜欢我
*ooc爱我至深

——————————————————————————
我想我这辈子算是毁了,因为我是个弯的,还弯的彻彻底底,值得庆幸的是,读书时期我暗恋对象一直住在我家楼下,我每天都能看见他,有时候可以和他说上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惋惜的是我们并不算青梅竹马,充其量算个朋友。

我和他一直是那种点头交的关系,我小心翼翼藏好这些小心思,提防它跑出来,我的理智和冲动一直以来都是按照不同的方向发展的,而我向来是随着理智走,但是到高中毕业我的理智和冲动惊人的一致——向王耀告白,王耀就是我暗恋的人。

他真的很有魅力,虽然留着长发,但是面部线条柔和丝毫不突兀,笑起来像个天使,有时候帮我接个快递都能把我撩到飞起。

我真的去告了白,在班里。

我和他从一年级就是同学,偶然几次分班没有在一起,从没有同桌过,但这也算一种奇妙的缘分,但是混成我这样的还真不多。

一直以来存在感薄弱的我,在学校里火了一把,这把火还连着另外两个人。

但是并不是大胆的告白让我火起来的,我前面都说过了,王耀很有魅力,告白的人虽然不说多,起码这些年来我看在眼里的七八个算有了的,我又不漂亮没钱没权的,也不会有太大波澜,火就火在,亚瑟.柯克兰,在我告白之后,吻了王耀,这就说得通了。

亚瑟柯克兰也算是和王耀一起长大的,听名字就是个外国小伙,很帅,又是学生会长,一直是王耀同桌,其实开始我才是王耀同桌,这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关系。

那时候是一年级,王耀和我做了小半个学期的同桌,那时候那会知道以后的事情,王耀从小就是个小太阳,老师就把转学来的亚瑟调到了王耀边上,我被分配到哪里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那是个离王耀很远的位置,那时候莫名的就有一种失落的感觉在心里游荡。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学到初中在到高中,亚瑟和王耀一直是同桌,同桌在课堂上难免会有一些小动作。

那时候高一,我们分到了不同班,我们班是体育课,我去器材室换器材路过他们班。王耀和亚瑟就站在门口,我多瞅了两眼,王耀也发现我了,他向我尴尬的笑了笑,问我,你们不用上课吗?我举起器材,说是换器材的,你们怎么了?他想说些什么,亚瑟柯克兰就咳几下略微大声的说,哦,你们体育课啊。于是乎他们老师就吼,我让你们站在外面聊天吗!

现在想想,其实亚瑟柯克兰应该叫亚瑟.心机.柯克兰。

碰到王耀的时候,王耀说的最多的也是亚瑟,说他表里不一,说他人尽可夫,说他傲娇讨厌,反正都不是好词,我那时候微微放了心,我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些其实是一种变相秀恩爱,口嫌体正直原来是这样的。

告了白后,我们就出名了,但是,我们已经毕业了,很难在听到来自学校的流言蜚语,但王耀后来上我家找了我,他说,我们都还小,根本不懂什么叫喜欢,只是一时新鲜感而已。我问,你见过长达十年的新鲜感吗?王耀哑了口,半天后开了口,我是男的阿鲁。

我虽然和王耀没有太多接触,但我认为我足够了解他。我曾经疯狂的收集王耀的资料、照片、甚至用过的衣物,他心虚的时候会暴露出口癖,我曾经感觉这个习惯真是妙不可言,但是现在却让我难过到极致。

我得坦白一些龌蹉心思,我收集了不少王耀的照片做成抱枕,每天晚上我都会抱着他,想象着他迷离着双眼望着我,乖顺的含着我的xing器,我会不自觉的高chao,然后他一一吞咽下去,又或者,他把我操翻在床上,揪着我的头发让我亲吻他的脚尖,踝骨,大腿甚至xing器也是不错的选择,只要他能属于我,上或下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最后让我好好想想,说我是一个温和的人,他不想伤害我。那就别伤害我——我当时这么想。
他不知道的是,他所认为的温和的我,房间里摆满他的照片和抱枕,甚至在一个等身抱枕上还有昨天遗留下来未来得及清洗的jing液。

昨天的幻想十分美好,我跨坐抱枕上,我并不反感女装,说实话,我还蛮感兴趣的,至少昨天幻想里,王耀在我上完厕所的时候冲了进来,穿着裙子,走过来蹲下含住我软趴趴的小兄弟,然后我ying了,大力冲刺着。

我看了看手上的白色液体,突然感觉这比看av还要刺激。

看,这就是王耀口中温和的我。
我敢打赌,亚瑟绝对会比我想象的更过火。

我放弃追求王耀,王耀似乎很高兴,他说,你会找到个好姑娘。我想他也许搞错了,我放弃追求,并不代表我会不爱他。

我越来越大胆,我在王耀房间安了窃听器,听着王耀自慰的声音我能想象出各种各样的画面。终于,在一个夜晚,王耀房间里,我听到了亚瑟柯克兰的声音,缠绵悱恻的情话、压抑断续的呻吟,后来耳机里穿出尖锐的杂音,亚瑟柯克兰踩碎了那个窃听器,索性他并没有告诉王耀我有多无耻。

亚瑟第二天把我揍了一遍,我笑问,王耀是不是被操的下不来床了,亚瑟又把我揍了一顿。
我被打了个半死,但是也算把我打醒了,我本来就从未一丝一毫的帮到过王耀,给不了他幸福,但是我注定这辈子都栽到王耀那了,你见过十多年的新鲜感吗

后来我整整四年都没有看见王耀,他和亚瑟考进了同一所大学,是被人艳羡的一对,断袖之恋更受非议,但是他们都坚持下来了,去英国扯了证,中英两场婚礼,在本地的婚礼请了我,我没去,我对亚瑟说,把王耀让我一个晚上我会考虑一下,我说的龌蹉猥琐,亚瑟又揍了我一顿。

我想既然不打算继续就没有见面的必要,我想啊,我这一辈子算是毁了,因为啊,我现在快死了,都想到了他是否过的幸福。












部分真人真事。。。

【耀朝】暗恋什么的又不花钱

*ooc喜欢我
*渣文也喜欢我
*文笔不喜欢我,所以我没有文笔
*cp洁癖慎入
*偏左耀?
*没有标题那么欢脱,be了对不起,如果都不介意的话↓


王耀在很久以后回味年轻的时候也会感叹,特么的他不堪的青春片里就没一正常人来拯救啊

——————————————————————————
王耀就读于迷一样的W国际高校,那里曾经发生过四起大事件,使五大流氓闻名于整个学院,你想知道的话我给你嗑唠几句。

那年的毕业生,可能受到了来着老师的恶意,做出了一些反常的行为。

1、住在306宿舍法国老色狼脱光了束缚物向着茫茫星海摆出了自由的姿态并且叫嚣着对世界不屑和属于自己的骄傲——他脱光了衣服裸奔整个学院
“哥哥就是这么一个风流倜傥的尤物,你们来抓我啊,抓到了捶你胸口哦~”

2、同样306宿舍的俄罗斯熊崽子,和自己同类发生了一些小小的摩擦——他和熊打了一架,在学院组织参观动物园活动的时候。

其他熊对着被揍伤的熊说“哦!我的上帝!你没有被他打死你真是个英雄!”
熊顶着一脸血非常骄傲。

3、依旧是306宿舍的王耀,这个正直的中国小伙子,因为他可爱的弟弟被教坏后,他把306血洗了一遍。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306的各位常常回想起被王耀支配的恐怖而安分守己。

这是一个可喜可贺值得赞赏为民除害的故事。

4、王耀发小和306舍长在一起了,即学生会长亚瑟柯克兰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其实学院有很多对不同寻常的情侣,他俩在一起也显得平凡,但在情人节那天深夜王耀和一票子兄弟相约废弃教学楼里看成人影视的时候看见了——那个傲娇优秀的亚瑟柯克兰趴在桌子上,拉屎的屁眼连着阿尔弗雷德的小兄弟,比腐烂还糜烂。

两方都懵逼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俄罗斯的熊崽子伊万.布拉金斯基,他懵了一会,仅仅几秒钟的时间,从容自若的掏出手机拍了几张,随后便是阿尔弗雷德的怒吼

“都TM给老子滚!”

后来,他们就火了

A说“那是他看过的最不专业的小电影,最后还硬生生的拔了出来,不让看”

B说“那是阿尔弗雷德最帅的一次,他居然没用hero用了老子”

C说“活色生香。”

亚瑟柯克兰说

“滚!”

王耀说
“亚瑟刚才的语气和二肥当时的口气一模一样。”

然后大家哄笑,亚瑟的脸呈现出丰收的景象,于是他把脸埋到了阿尔弗雷德胸膛里乱拱着,惹得阿尔弗雷德一阵心悸,阿尔觉得,反正都已经被发现了,就不用藏着掖着。于是他佝下头亲了亲亚瑟头发笑得如花。

亚瑟和阿尔如此反应也是不多见。
大家都乐呵着,多带玩笑的性质。
王耀也在笑,笑得小脸蛋发红,笑得眼泪渗出几滴,笑得心里有点胸闷。王耀眉一挑,头发撩起来,花枝乱颤的,像抽抽了

传说中的裸奔老色狼弗朗西斯调笑阿尔弗雷德
“想不到你给亚瑟的情人节礼物是这个哦”

阿尔弗雷德抱着亚瑟,努力摆出成熟稳重的姿态
“hero早就买好了玫瑰和礼物!”

王耀的笑戛然而止,然后一种悲愤的情绪填满心脏:“挨千刀的阿尔弗雷德.fuck.穷死!你特么有钱买礼物没钱还债!”

......  ......

哦,忘了这茬。阿尔弗雷德有点想死一死。


......  ......

夜深了 大家几乎都睡了,他们要保证明天的有足够的精力在课堂上捣乱。

弗朗西斯默默瞅了对铺的王耀一眼,一瞬间表情温柔像个老父亲。

最明白王耀的其实是弗朗西斯,他打心里清楚王耀暗恋亚瑟多年了;
最守得住秘密的也是弗朗西斯,他从来没对任何人透露过别人不想透露的心思;
王耀最愿意倾述的对象还是弗朗西斯,也许是因为他长的又点着急心智比青春期的小鬼们成熟不少。

弗朗西斯撩了撩曲卷的金发,开了一瓶啤酒,他有睡前喝酒的习惯,啤酒因为激荡而升腾的泡沫溢了出来,微微散发着小麦发酵后的甜香。该怎么去安慰小王耀呢,那个心思细腻的小东西,现在肯定心乱的无法安眠

弗朗西斯是对的
王耀确实无法入睡,心里乱哄哄的,公然撞见暗恋对象打炮什么的比承认恋情更令人伤心,每一帧画面无时无刻的在脑海里翻涌,亚瑟甜腻的低吟猖獗的刺激着耳蜗,胸口堵塞着,王耀挠了挠头起身闷下一口茶——早就凉了,冷茶回甘甚微,王耀想借此消消心火,这气闷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

弗朗西斯故意摇晃着啤酒罐,啤酒在罐子晃荡着,发出一些意味不明的水声,哥哥直觉可是非常准的呢~
“真是个傻孩子呢,王耀”

王耀又闷下一口茶,轻轻啧了一声,一开口一股东北碴子味:“说谁傻呢?会不会聊天啊?损色儿~”

弗朗西斯轻轻笑了一声,
“哥哥是真心疼你了啊,小亚瑟还不知道吧,你这么喜欢——”

那是个禁忌,说出来被抑制的感情就会像猛兽一样撕咬整个心口,会很疼的,所以王耀打断了弗朗西斯的话。
“说啥呢?乱逼逼啥呢?朕后宫佳丽三千人,但朕心有所属,心醉于隔壁高校的王春燕啊”
这是个熟悉王耀都能戳穿的谎言,王春燕,是他亲妹。

两人心知肚明,王耀下意识的一个谎暗示着他想就此翻页,想让这件事烂在肚子里,等哪天跟着排泄物一起拉出去了,可能就舒爽了

弗朗西斯根本没打算按着台阶下,把空啤酒罐捏作一团,说出口的话伴随着铁罐砸响地板的响音。
“其实你比他们都要倔呢~”
“闭嘴,睡觉!”

他们都明白
他和亚瑟,不可能。
他们也清楚
王耀梦坻的深处还是小心翼翼的期盼着自己心心念念的结果——他和亚瑟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像毒瘾一样。

但是王耀从认识亚瑟以来就维持着这种不咸不淡的关系,充其量算是兄弟。他无法像阿尔一样,大胆的对亚瑟说些情话,毫不犹豫的把关心爱慕表达出来。既然没有那个胆子还不如放手呢。

后来的日子很充实,王耀不断的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他甚至还在餐馆里兼职副手,炒个小菜,帮大厨打点下手,有时候还会提出一些新颖可行的建议,厨师们很喜欢他,王耀也对这份兼职上心不少。

于是王耀经常在休息时间就不见人影。阿尔两口子天天腻在一起,伊万忙着躲开他可爱的妹妹,弗朗西斯又交往了个纯情的姑娘...反正各有各的事,没人打扰也捞得个轻松。

就是没想到,在招收服务员的告示一贴出去的时候,就有人来应聘了。

缘分就是那么喜欢把瓜扭下来,王耀费了劲儿的躲开亚瑟,上帝就丢下一块死扛把亚瑟引诱到王耀附近。

天意

王耀觉得。

自己已经决定退出这段俗套的剧情的时候,回头发现心心念念的人已经在自己身边周旋。

但是,他还带了个大型犬,王耀悲催的发觉到真想,上帝是在玩他,还TM是看了恶俗小说之后的突发奇想。

但不得不说,有阿尔在就没什么好事。

亚瑟是个服务员,总得碰上各种各样的事。

比如:

端汤的时候汤汁溅出来,顾客要求道歉,阿尔怼了他√

有人向亚瑟索要电话号码,阿尔怼了她√

再或者有人为了看帅哥而要了一杯茶坐了一下午,阿尔怼了她√

不仅如此,阿尔和亚瑟在空闲的时候还会说,王耀手艺退步了,泡的茶苦的要死。

王耀:我有一箩筐妈卖批我一定要讲,那茶可是茶魂树上偷摘的,给你们简直浪费!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些茶有多珍贵,亚瑟虽然爱好茶却钟爱昂贵的伯爵红茶,那问题来了,既然亚瑟如此富豪为什么还要来做一个服务生呢?

为了偷师学艺。

在后厨空闲的时候,王耀和其他厨师会教他一些家常菜和甜点,王耀对食物有种独特的见解,甜品也做的非常棒。

在教亚瑟做蛋糕的时候,出乎意料的耐心和温柔,亚瑟本身就小帅小帅的,微微发红的脸蛋上沾上一点不明的奶油很容易让人误会甚至产生欲/望。

王耀莫名其妙的就红了脸。
王耀心里发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些事情♂在脑子里发酵。

真.隔壁老王

王耀准备舔去亚瑟脸上的奶油,在亚瑟脸上吐出魅惑暧昧的气息,说的黄黄的小情话的时候阿尔就来了。

真.措手不及

王耀真感受到了一把做小三的味,又慌又乱,王耀安慰自己,这些第一次做小三,以后多了就不怕了,要镇静

然后阿尔就当着王耀的面吻了亚瑟。
阿尔当着王耀的面吻了亚瑟
当着王耀的面吻了亚瑟
王耀的面吻了亚瑟
吻了亚瑟
亚瑟........神他妈还脸红耳赤!

王耀听见阿尔说,没事的,耀是不会介意的。

我很介意,请给我出去,谢谢:)。

王耀再也没教亚瑟做过饭,他说朽木不可雕,用中文,亚瑟没听懂。

其实高三的哪有那么多时间耗在这些事上,这些只不过是些小插曲,王耀夜夜挑灯夜战,认真对待每一道题目,亚瑟他们搞不懂,为什么高考在大部分中国人看来是最重要的转折点,连王耀都无法避免的重视高考,其实王耀只是希望他能在大学生活里没有亚瑟的参与罢了。

努力会有回报的,王耀考上了一个不错的,没有亚瑟的大学,在毕业晚会上,很多人喝得烂醉,阿尔帮着亚瑟挡了不少酒就直接喝趴了,王耀也喝了不少,他借着酒劲对亚瑟说了很多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

可惜的是,亚瑟听不懂中文,更别说这么高逼格的诗句了。

很久很久以后,王耀已经不是那个年轻帅小伙了,弗朗西斯也收了脾性和贞德好好过日子,伊万和基尔过得滋润,亚瑟邮了一张请帖给王耀。

请帖上的照片,阿尔和亚瑟笑得幸福,非常般配。

有些东西,即使埋在心里烂去也会有痕迹,有些事情,你努力忘却却发现自己念念不忘,任凭霞光散去时光荏苒,有些人,注定还占着你心里一亩三分地。

就像王耀一样,单了一辈子,最爱的,还是心头那颗朱砂痣。

他喃喃道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王耀单一辈子,不是没人愿意拯救他,是王耀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